您的位置:首頁 >財經 >

三星電子龜尾工廠第三次出現停產 將影響全球科技產業鏈

2020-03-09 09:41:16 來源:第一財經

在疫情之下,韓國科技企業,正在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并將影響到全球的科技產業鏈。

近日,韓國三星電子向包括第一財經記者在內的媒體團成員發布公告:因在廠區內接連出現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為保證廠區員工的安全,將針對三星電子龜尾工廠進行全面性的防疫消毒工作,故將暫時停止龜尾一、二工廠的生產,并暫定將工廠關閉至8日,這也是三星電子龜尾工廠第三次出現停產。

而此前,三星電子宣布,在三星電子龜尾第二工廠從事生產職務的一名女性員工,被確診為新冠肺炎。

據三星電子及韓國疾控部門方面的通報信息,截至第一財經記者發稿,三星電子龜尾工廠園區內部共有6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其中4名為三星電子員工,一名為派遣至三星電子提供5G基站零配件的供應商員工,另外一名則是廠區內銀行的員工。

此外,三星電子方面還宣布,雖然大部分工廠的產能已于7日下午開始陸續復工,但鑒于疫情所導致的不穩定因素,為保證產品的正常供應,故決定將供往韓國本土的“Galaxy S10”,以及供往全球主要市場“Galaxy S20”旗艦系列及“Galaxy ZFilp”折疊手機系列的大部分產量,轉移至三星電子位于越南的生產基地進行生產。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三星電子創立至今,首次決定將龜尾工廠進行全面停產;據公開資料顯示,三星電子龜尾工廠位于韓國東南部的慶尚北道地區,目前共有上萬名員工供職,是三星電子最大的智能手機及網絡設備生產基地,并主要生產“Galaxy S10”、“Galaxy S20”旗艦系列及“Galaxy ZFilp”折疊手機系列等高端智能手機,年最高產量達2000萬臺。

此外,龜尾工廠還負責5G基站等網絡基站設備及基建設備的生產及研發,因此也被形象的稱為“三星智能手機的腹地”;尤其是三星電子于去年年底,宣布針對該公司中低端智能手機采取ODM代工模式,并決定集中產能生產高端智能手機的情況下,龜尾工廠也成為三星電子智能手機部門最重要的收益來源。

根據三星電子的安排,在越南生產的智能手機將經過認證程序后,于本月底左右開始在韓國本土及主要國家的市場銷售。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地圖軟件查詢了解到,在距離三星電子龜尾工廠半徑5千米的范圍內,還有LG Display、LG Innotek、韓華集團等多家韓系科技及電子企業的生產、研發基地。

本月1日,LG電子的子公司LG Innotech龜尾生產基地發現一名新冠肺炎確診者,因此公司方面關閉了該員工工作的生產線,并要求所有員工在家中等待檢查結果;而該工廠是蘋果公司的重要供應商之一,長期為蘋果iPhone提供攝像頭模塊,并計劃為蘋果提供具有3D傳感能力的下一代ToF模塊,因此也引發全球業界對于蘋果手機供應情況的擔憂。

韓國高麗大學政經學院教授李國憲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之所以龜尾的多家科技企業頻繁出現感染者,與龜尾所處的地理位置及經濟結構有著密切關聯。

根據公開信息顯示,龜尾國家級產業園區是韓國首個國家級別的工業園區,主要以電子、電器及顯示器等科技企業為主,目前已入駐1900家企業,鼎盛時期龜尾地區的出口額曾占據韓國全國出口額的近五分之一;而從龜尾高鐵站乘坐高鐵,前往本次韓國境內疫情最嚴重的大邱市僅需25分鐘,因此兩座城市也被視為同一個生活圈。

李國憲表示,大邱市的支柱產業是輕工業,但由于韓國輕工業受到來自中國、東南亞的挑戰,所以目前大邱的產業結構以第三產業為主,已經成為龜尾等周邊產業園區服務的“消費城市”、“金融城市”,此外,大邱作為韓國高鐵體系上停靠列車最多的車站之一,也成為連接周邊城市及其他地區的重要交通樞紐,因此大邱出現大規模疫情,勢必將會對龜尾園區,乃至韓國科技產業造成無法代替的影響。

這種猜測,也得到了一些官方數據的部分證實。根據韓國新韓證券最新發布的研報,雖然大邱市的GDP在韓國幾大直轄市中排名較低,但以大邱為半徑,高鐵30分鐘車程內的四個國家級工業園區的生產額,占據韓國五大出口支柱產業產值的近三分之一;此外,韓國鐵道公社(KORAIL)的大數據也顯示,從龜尾高鐵站乘車的乘客中,有近四成乘客的目的地為大邱市。

目前,三星電子及LG Innotek方面均拒絕透露間歇性停產可能會對于公司產能造成的影響,僅回復稱“將盡全力,保障客戶的訂單需求”,而根據蘋果公司披露的2019年全球供應鏈清單,蘋果公司在龜尾市與LG Innotek工廠在內的五個工廠有供應合作關系,但蘋果公司韓國法人(Apple Korea Inc.)方面拒絕對停產風波進行評論。

此外,隨著韓國新冠肺炎疫情的擴散,除了大邱周邊地區以外,作為韓國制造業最密集的地區,首爾及周邊地區成為僅此與大邱及周邊地區的第二大確診地區。此前,LG Display位于仁川市的研發中心、SK海力士位于京畿道利川市的培訓中心及三星電子位于京畿道龍仁市的芯片工廠也先后被發現新冠肺炎確診案例,導致所涉及到的設施均被暫時關閉。

受此影響,韓國SK集團、LG Display等多家韓資企業,已經要求該公司的全部或部分員工在家中辦公,三星電子也停開往返于龜尾工廠及其他工廠的班車,并盡量減少前往龜尾工廠及周邊的出差頻率;而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镕在訪問龜尾工廠時,也表態稱“將在盡力保證正常生產的同時,與員工共同度過難關”。

李國憲透露,從目前韓國的防疫情況及經濟體系來看,韓國實施類似于中國的大規模“封城”的可能性并不大,其中有很大的原因來自大邱及周邊地區,對于韓國經濟的影響;而韓國制造企業的特點之一便是封閉式的供應鏈:即呈現一家大公司,“養活”著數十家、甚至數百家中小企業的狀態,而相比于大型企業,中小企業的耐壓程度更差,許多依賴向大企業謀生的中小企業難以按下“停產”鍵,因此目前的疫情,將對于韓國數以萬計的中小企業打擊更大。

此外,作為存儲類芯片的領軍國家,韓國疫情的持續,也引發對于智能手機、5G基站等網絡設備的材料供應的擔憂。根據DRAMeXchange的調研數據,在存儲芯片方面,韓系廠商幾乎占據著“半壁江山”,以2019年第四季度為例:NAND領域,韓系廠商市占比為45.1%,而在DRAM領域,三星和SK的占比更是高達72.7%。

韓國新韓證券分析師李先燁指出,雖然多家大型企業一再強調已經恢復正常生產,但從三星電子將生產線臨時轉移不難看出,韓國企業對于本土疫情的擴散,對于未來生產出現的影響持不安的態度,并將其視為“可能影響到正常生產”的重大事件;此外,由于韓國企業在芯片及部分高級別零部件方面的參與度較高,韓國疫情的持續,還將影響iPhone等海外智能手機的供應,因此仍需要對科技企業的未來生產情況保持關注。

韓國半導體產業協會副會長黃喆周也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半導體產業生產基本全年無休,且人工密集度低一些,但這并不意味著不需要人工投入,且芯片工廠若出現一次停產,考慮到停產后的材料損失、不良率提高及供應短缺,將出現數十億韓元的經濟損失,而新冠肺炎所引發的停產很明顯損失將更大。

目前也有一些國內企業,試圖在芯片材料、電子、智能手機等領域替代韓國等境外產品。

不過,國泰君安證券的報告指出,目前除了智能手機方面,包括長江存儲、合肥長鑫、晉華存儲在內的國內企業,在NAND芯片成品方面有所突破,但相較于國際大廠工藝差距仍然較大,且國內企業發力仍集中在芯片成品等,在原材料方面則很難有完備的產業鏈來進行替代,而疫情的持續,在5G產業的興起、芯片供應短缺的同時作用下,將出現較大幅度的波動,對于智能手機制造商將帶來一定的負擔。

福彩3d专家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