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關注 >

被積壓劇拖累 歡瑞世紀2019年業績預告虧損4億~6億元

2020-03-09 13:22:05 來源:第一財經

自各影視拍攝基地宣布因疫情暫停劇組拍攝至今,已是一個半月。生產端按下暫停鍵,一季度的電視劇市場也就此大幅減產。據橫店影視城公開信息,停工前一周還在橫店拍攝的劇組就有31個。

少了新鮮血液的輸入,卻讓一批積壓劇看到了播出的希望。尤其是年初《錦衣之下》的熱映,為積壓劇樹立了一個絕佳范本。上映于2019年12月底的《錦衣之下》早在2018年1月就已殺青,積壓近兩年后,竟持續霸榜。據云合數據,《錦衣之下》在今年2月的市場占有率超過10%,位列第一,月前臺點擊量將近10億。

然而,《錦衣之下》的成功也許只是個例。經歷時間的推移,本就受外部環境制約或制作品質質疑的積壓劇,依舊面臨著市場嚴苛的審判。能否抓住“宅娛樂”時期的市場機會,不僅要看機遇,更要看劇集本身是否能經受“時間差”的考驗。

積壓劇的“內憂外患”

綜合以往的播出情況,積壓劇并未出現多少成功的例子。

積壓了3年才播出的《重耳傳奇》,平均每集播放量在300萬上下,豆瓣評分僅2.5分;同樣等待近3年才播出的《遇見愛情的利先生》,也僅獲得3.7分的豆瓣評分。2019年上線的積壓劇中,超過半數的劇集未過及格線。觀眾對劇集的質疑主要集中在劇情設置和拍攝制作上,作品自身的缺陷并不會隨著積壓的時間而改變。

除了“內傷”,積壓劇往往還遭遇了政策限制、市場擠壓等“外傷”。

“限古令”則大幅減少了衛視黃金檔的播出份額,2019年底曾有視頻平臺相關人士表示,自2019年12月起,古裝、玄幻等類型的影視劇每個平臺每月限上線一部。記者通過計算國家廣電總局電視劇電子政務平臺的電視劇備案公示信息,發現2018年平均每月備案拍攝的古代題材電視劇為14.75部,約占每月總備案數的15%。

此外,主要演員出現負面新聞、敏感題材加大審查等不確定因素,也會讓劇集的排播出現“意外”。

影視公司的財務狀況也難免被積壓劇拖累。

歡瑞世紀(000892.SZ)有約7部殺青一年以上仍未播出的積壓劇,在2019年度業績預告中,歡瑞世紀預告虧損4億~6億元,并表示由于播出環境變化等因素的影響,預計存貨價值減少使得凈利潤降低2.69億元。面對投資者對未播劇集的關注,歡瑞世紀近日在互動平臺上表示,將積極推進已銷售項目的排播。

對于未來的劇集生產,歡瑞世紀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公司更加注重劇集創作環節,尤其是劇本的打磨,對于項目開機也會進行更加系統化的評估,在原有題材優勢的基礎上,打造系列化的內容,強化品牌優勢,降低項目積壓的風險。

受演員負面新聞影響而遲遲未能播出的《巴清傳》已導致唐德影視(300426.SZ)持續兩年虧損,2018年的年報顯示,公司對該劇確認的應收賬款,單項計提減值損失,導致公司利潤總額減少約5億元。該劇持續影響了唐德影視2019年的業績,2019年度業績快報顯示,公司營業總收入-3.2億元,主要由于《巴清傳》項目營業收入沖回,而本期其他業務確認的收入金額不足以抵消該項目營業收入沖回的影響。

除了“內外交加”的擔憂,豐富的新劇存量也擠壓著積壓劇的生存空間。據統計,2017~2019年已取得發行許可證但未播出劇目有298部,其中2019年過審未播的劇目有148部,與2017年~2018年已過審至今未播出的150部數量相當。2019年內開機的劇目有290部。一年內的新劇數量可觀,必然會搶奪衛視或平臺對積壓劇的注意。

在視頻網站擔任市場研究工作的汪逸(化名)告訴記者,在她看來,平臺購買積壓劇的可能性較低。“因為有一些在播的劇還是兩年前買下的,前幾年古裝劇大熱,平臺也買了很多,這部分都還在等著播出。已經買下的大概率是大劇,出于成本的角度是一定會安排播出的,所以現在不太會去買幾年前的劇,前兩年買下的劇還在消耗中。”此外,審美習慣的改變也使積壓劇變得“過時”,“很多老劇在內容調性和制作上,都已經跟不上現在用戶的需求了,風尚變得特別快,用戶也被精良的制作拉高了審美底線,老劇比較難迎合新一代觀眾的口味。”

與此同時,平臺也在積極制作自制劇,以掌握更大的話語權。“平臺都在深入內容上游,比如會做一些甜寵劇、校園劇,制作周期比較短,內容也安全,平臺的自主排播也比較靈活。畢竟平臺希望掌握主動權,所以會越來越偏向內容自制。”汪逸說。

2月下旬,各影視基地開始開展復工準備,積壓劇因疫情而獲得的釋放空間進一步縮小。

收視爆表,品質卻不及格?

春節以來,衛視與視頻網站的劇集收看需求均有較大幅度的提升,受眾對當下劇集市場的討論熱度始終處于高位。

在電視端,根據CSM數據,今年春節的電視總收視率上漲18.1%,人均日收視時間增長30分鐘;在網絡端,在線視頻行業春節假期的日均活躍用戶規模突破30億,較平日增長17.4%。日人均使用時長超過1.5小時。

去年年底的古裝劇熱潮持續至今。1月下旬開播的《三生三世枕上書》連續多日保持網絡劇熱度前三名的成績,截至目前累計播放量達58.7億,是2020年首部播放量超過50億的電視劇。2月下旬上線的《兩世歡》在開播次日便拔得網劇全網熱度頭籌,熱度持續走高,也帶動了市場對此類“腰部劇”的關注。但即便播放數據可觀,上述劇集也并未“出圈”。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能夠“出圈”的《錦衣之下》有其成功之道,該劇的IP其實在歡瑞世紀的劇本中并不算一流,2017年開機時,男女主演任嘉倫和譚松韻也并非是頂級流量的演員,且該劇的特效也有待改善。但是該劇情節緊湊,邏輯清晰,最主要的是,男女主人公的感情線描述深入人心,并非一見鐘情的老套路,而是通過對細節刻畫以及細水長流的層層遞進,讓觀眾產生很強的代入感,加之任嘉倫和譚松韻默契的內心戲配合和般配的CP(情侶)外形,使很多觀眾“入坑”,直言無法再看其他電視劇了。即便該劇已播完,但很多網絡平臺上對《錦衣之下》以及主演任嘉倫、譚松韻的話題依舊熱度不減。

相比而言,之后的《兩世歡》等劇雖然播放數據不錯,但是由于劇情和主演的代入感不強,甚至被指對手戲缺乏CP感等,很難讓這些作品“出圈”。

進入3月后,國產劇的主力迅速由古裝劇轉變為都市劇。都市劇《安家》與《完美關系》在3月以來持續占據連續劇熱度榜首,且收視率同樣成績突出。

在上升需求與劇集熱映的共同作用下,今年2月份的劇集市場中有7部雙網收視率超過2%的電視劇,《安家》更是一度超過3%,創下2020年度新高。這也讓五大衛視黃金檔出現了收視率集體破2的罕見盛況。

當下引發收視盛況的三部國產劇均為職場劇,《安家》關注房產中介群體,《完美關系》聚焦公關行業,《我在北京等你》講述的是男女主角努力成為律師和服裝設計師的奮斗歷程。

加上前期播出的聚焦律師的《精英律師》、講述檢察官故事的《決勝法庭》等劇,都市職場劇已成為現階段劇集市場的主力。

《安家》與《完美關系》自開播后收視率接連攀升,始終位居連續劇霸屏榜的第一、第二位。據云合數據,近一周內,《完美關系》和《安家》的市場占有率均超過5%,日均前臺點擊量均超過1億。

與收視率同步維持高熱度的是兩部劇集的話題討論度。《安家》上線10天內就出現了23條熱搜詞,位列同期劇集首位,每天登上熱搜榜的話題數不少于5個。《完美關系》內熱門角色的微博話題中,有數個話題的討論量接近4億。

除了對劇中人物的熱議外,兩部都市劇中提出的現實社會議題,是觀眾討論的主要內容。如由《安家》引申出的博士買不起房、房產證該寫兒媳名字嗎、中國原生家庭、為買房假結婚等話題,由《完美關系》引申出的明星出軌被拍、互聯網公司員工過勞死、職場性騷擾等話題。上述社會話題貫穿社會現狀,接近日常民生,在成為大眾情感出口的同時,也為劇集本身增添了大量話題。

相較于收視率與話題度的居高不下,兩部職場劇的口碑卻有些不盡如人意。《安家》在豆瓣平臺的開分為6.5分,截至目前已下落至6.1分,《完美關系》也從4.6分下挫至4.0分。

在社會話題的討論之外,作為創作門檻較高的職場劇,觀眾對于劇集的專業度并不滿意。職場劇能夠滿足觀眾對不同行業的好奇心,但劇集中的專業度部分也往往成為作品的“硬傷”,易成為披著職業外衣的都市懸浮劇。

《完美關系》的一星評價比例已接近45%,認同度最高的前三篇劇評強烈批判了劇集對公關行業的表達,“這部劇是對中國公關人的冒犯”、“我們公關圈不長這樣”等評價赫然在列,更有觀眾對前兩集出現的十余處錯誤一一糾正。《精英律師》也由于對律師職業的表現過于失實而受到詬病,人物的“專業”僅通過外在形象體現,并沒有具體表現人物職業能力的細節。

記者注意到,此前的《親愛的翻譯官》、《談判官》等職場劇也同樣由于職業表現的欠缺,而未達及格線。比如關于外語專業,劇中連教材都分不清,主演的口語表現較差等,都讓觀眾評分不高。當年海巖的刑偵系列作品《永不瞑目》等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做過多年的警察,具有非常豐富的相關經驗。

“懸浮”的職場劇如何落地

在近些年的職場劇中,評分及格的《安家》雖在劇情和人物上難免受到質疑,但在專業細節和現實觀照上,卻也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安家》是著名編劇六六在2009年的《蝸居》之后再次關注房產題材的作品。在決定接下《安家》的編劇后,六六開始了長期的深度調研工作。

耀客傳媒副總裁孫昊告訴記者,六六花了10個月的時間做了詳細的采訪,“上至鏈家這樣的大型房產中介公司總部,下至上海、北京等城市街邊的門店,六六都去做了采訪,采訪對象既包括總裁、高管,也涵蓋了不同層級的業務員。采訪內容不僅涉及房產租售的交易過程,也包括中介自身的生活狀態和內心感受。”

《安家》的主創也在創作過程中充分深入生活,以保證職場劇的專業性和現實性。“主演孫儷和劇中角色房似錦的原型人物進行交流,了解她的職業成長和心路歷程,收集各種工作與生活細節,還去門店體驗店長的工作狀態。”孫昊介紹道。

基于深入現實生活的調研,《安家》目前播出內容中涉及的地產中介競爭、轉賣兇宅、跑道房等奇葩戶型、中介與小區物業的潛規則、職場人的真實狀態等細節引發了觀眾的高度共鳴。

《安家》的出品方之一耀客傳媒早在成立之初就確定了“都市話題劇”的產品戰略,早年的《離婚律師》和《心術》分別關注律師和醫生行業,且分別獲得豆瓣7.2和8.2的高分評價。對此,孫昊表示,公司更希望通過影視作品主要反映的行業及其從業者的生活和心路歷程,來反映當下的時代,“職場劇和生活劇并沒有嚴格的邊界,從事特定職業的人也有著自己的生活,職業是我們看社會的窗口,我們不會把內容局限在行業的小圈子里,而是要找到其中和社會大多數人的情感共鳴點,這種方式更容易勾連起社會圈層,折射社會現實。”

已收官的《決勝法庭》也因為高度的寫實性獲得了較高的關注和肯定。數據顯示,《決勝法庭》的全國收視率排名最高位列第一,播出期間平均收視率為2.21。

劇組實景搭建了法庭、公安局、監獄等機構,編劇和一線檢察官長期駐扎劇組,以保證情節和臺詞的嚴謹性。作為一部沒有流量明星、觀看門檻較高的法治題材作品,《決勝法庭》在各視頻平臺熱度和日均播放量的大幅上升,完全依靠著扎實的劇情和專業的臺詞。

即便在追求寫實性和專業性上做了大量功課,《安家》和《決勝法庭》依舊在及格線上掙扎。作為以日劇《賣房子的女人》為原版改編的《安家》,更免不了與8.3分的原版日劇比較。美國的職場劇,如《新聞編輯室》、《廣告狂人》等,均為超過9分的高分劇,且在服裝設計、剪輯、制片、編劇、演員、導演等多個層面收獲了大量獎項。反觀國產職場劇,觀眾在對標海外同類劇集的同時,也經歷了過多“懸浮”的、臉譜化的職場劇情,對職場劇的要求也越來越高。

如何擺脫“懸浮”、“外行”等長期貼在國產職場劇上的標簽呢?

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研究員張慧瑜認為,不管是《獵場》、《安家》等偏職業的職場劇,還是《杜拉拉升職記》、《歡樂頌》等偏職場中人的職場劇,都離不開體驗生活、深入生活的基本原則,“抓住特殊行業的特殊性和復雜性,也要直面當下社會的各種矛盾,否則人物和職業身份往往容易浮在表面。”

孫昊則從影視制作的各個環節對職場劇的創、制人員提出建議,“一是在創作時就明確定位,創作者在創作伊始就要明確創作定位和作品調性,如果要展現現實生活的方方面面,就要充分做好前期的調研工作,深入生活;二是要通過特定的人設塑造有血有肉的人物,人除了職場角色外,也有著豐富的社會關系,要通過人物及其社會關系的連接,展現社會的方方面面;三是要在創、制各方面再現真實;四是打破行業的圈層,行業劇不是行業宣傳片,要關注社會共通的情感訴求,通過現有的問題,表達態度,傳遞希望。”

對于海外職場劇的成熟范本,張慧瑜認為,這與時代背景有一定關聯。“海外的行業劇與主流社會有密切的互動,既反映行業內部的游戲規則,也及時回應一些熱點話題,如《新聞編輯室》第二季中紀念9·11十周年、總統選舉等。中國的社會變化非常劇烈,造成了中國的文化產品經常跟不上時代和社會的變化,所以對于電視劇來說,既要有專業精神,也要有時代敏感性,那些流行的文藝作品往往觸痛了時代痛點和社會焦慮。”

同時,觀眾對職場劇劇情的詬病也引發了市場對編劇生態的關注。《中國編劇行業現狀及發展趨勢研究報告》指出,互聯網的發展和資本的涌入使得影視項目不斷加速,讓編劇成為快速生產的機器,創作時間不斷被擠壓。電視劇合理創作周期在一年左右,但在項目加急的情況下,網絡劇創作周期可壓縮至正常周期的四分之一,最短可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完成劇本。

耀客傳媒與編劇的深度合作,一定程度上優化了編劇的創作生態,其有大批長期合作的編劇,當特定的現象與話題進入視野的時候,能夠快速尋找到合適的合作伙伴,基于長期的合作,大家互相信息,也互相啟發。

張慧瑜更強調了“加急”的潛在隱患。“我國的電視劇行業還處在自由競爭、小作坊式生產的階段,制作公司很多,卻旋生旋滅,往往投資和生產比較急功近利,這不利于行業的可持續發展,編劇肯定很重要,但目前卻又是產業鏈中最不受重視的。行業背后需要大規模具有專業素養的各工種人員,這樣才能維持整個行業的可持續、高質量的發展。”

福彩3d专家讲座